北落师门

先打个草稿……有空先摸个鱼……画到后来才发现比例又双叒叕出了问题……窒息

觉得自己的心理真是迷啊


可以冷静面对中考高考两次总分已到小分没满而滑档的情况

可以平静看着比一模低整整五十的高考成绩,这是总分才四百八的江苏高考

可以在路上发现眼镜不见后梳理出范围并来回寻找第二天补了新眼镜

可以丢了三副耳机后只是感慨没法做英语网课

可以在建行卡被吞了之后果断求助挂失

可以在地铁站机器无法找零人工无法充值的诸多个选择中一个个试过来


也可以在高考考场上哭到崩溃

然后强迫自己考完全程


大概是对世界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却又厌恶不可挽回的独自一人


可以不用理会我的

你可以玩手机,可以玩游戏

只要让我知道我不是在自言自语就好

对着墙说话多没意思呀








当然,能够偶尔理我一下,我可能会开心的把尾巴翘起来


微博上看到的,的确是这样

世间不见程灵素,人生空余风陵渡


最近真的是好忙好忙鸭

补档,存一下

  “真是遗憾,这次是你输了。”慕落笑的一脸灿烂。
  她知道在自己胜利在望,于是放松下来,不浪费自己的好口才。
  “没想到,斗了这么多年,你居然还没走出来,看来这份心理阴影可比我想象的大多了。” 她满意地看着阿月留在了黑色风暴的中央。这很好,报复的心理被满足,她很高兴。胜负已经定了,她赢了,所以不必费心掩饰自己的真面目。
  丘子若一脸惨淡,早就发现却被克意忽略的细枝末节浮现而出——左手刀、内置摄像头、偏了的匕首……
  所以,自己的一个女儿陷害了另一个女儿,自己还帮着掩盖一切不正常的痕迹……
  天拓……对不起,我该怎么做?

草稿,多半要废

“错过了现在,就再也没有将来。”